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万威智能水雷

  图片 1

  出品:科普中国

  出品:科普中国

F-35C在航母上的起降。 

  作者:鹰击长空J10

  作者:鹰击长空J10

  美国海军部长Ray Mabus说:“F-35C舰载隐身战斗机将是,并且几乎肯定是海军将要购买或使用的最后一型有人攻击战斗机。”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监制:光明网科普事业部

  在国际上,诸如美国的F-22、F-35以及中国的歼-20被公认为第五代战机。那么显然,下一代战机,肯定就是第六代了。

  上世纪末,一款名为IDF的战机曾经让亚洲军工业瞩目,虽然仅是起飞重量15吨以下的轻型战机,但IDF战机在当时的优良性能和不俗设计,还是获得了许多军事科技领域的赞许。IDF战机在设计之初是典型空空作战类飞机,挂载方式是2枚中距离空对空导弹外加4枚近距格斗弹。这样的载弹量在新世纪的空战领域,已然捉襟见肘。

  水雷自从诞生伊始,便以其部署灵活、造价低廉、破坏力强的特点深受军队信赖,在全球军事装备领域,虽然不及战机、坦克等大型装备受人关注,但战场上的水雷作用却不可小视。水雷一旦部署在特定水域内,便会通过自带的引信进行触发、水压、噪音、遥控等方式进行引爆,可以瞬间对舰船和潜艇等造成巨大伤害。不同于导弹、鱼雷的高昂造价,水雷的廉价特性也是其成为了极具性价比的武器装备。

  而关于第六代到底是有人机还是无人机,争论一直都很大。

  决定战机的载弹量归根结底在于其动力系统,IDF战机由于有美国的扶持,整体设计性能已然达到了第三代战机之列,但发动机却是其软肋之一。两台推力仅仅4吨左右的发动机,无疑成了其增加载弹量提高空战能力的最大掣肘。

图片 2

  如果我们这个世界从未出现无人机,那么六代机就没什么可争议的,它当然还是有人驾驶战机。

图片 3

  引爆后的水雷溅起浪花,可见水雷的破坏力巨大(图片:网络来源)

  但现实是,无人作战飞机纷纷出现,人工智能技术又如火如荼,这让六代机在“到底该往哪走的问题”上,产生了严重的撕裂。

  IDF战机具备公路起降等实战能力,但发展的缓慢让其逐渐落后。

  台湾军方有一条新闻引起了网络的热议,那就是台湾研发的新一代智能水雷的“万威计划”因进度问题,遭到冻结预算。这型水雷台湾军方曾经寄予厚望,仅第一阶段便早在2013年就已经启动,5亿元新台币的预算投资让这个项目团队信心满满。然而事与愿违的是,成品拿出来后,因为多项指标无法达到台军方要求,一度不得不申请结案。就在这型水雷即将“凉凉”的关头,在“防务自主”的政策下它又鬼使神差地复活,因至今无法达到研发目标,预算遭台立法机构彻底冻结,真可谓“命途多舛”。

  无疑,这是一个巨大的岔路口,走左边还是右边,意义重大。

  (图片:网络来源)

  水雷也装备“火箭发动机”

  因为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增加载弹量解决燃眉之急

  从岛屿本身的地形特点出发,水雷是需要发展的武器装备之一。上世纪70年代,台湾军方发布了“万象”系列水雷,这型较为古老的水雷体系发展到80年代,已经衍生出了诸如训练水雷、深水水雷、浅滩水雷等等型号,但是时代的脚步总在迈进,谋求升级的新型“万威”水雷便呼之欲出。

  为时过早吗?

  俗话说“好马配好鞍”,在IDF战机平台上可以信赖的空空导弹无疑是“天剑2型”中距空空导弹。这类导弹是典型的上世纪90年代主流导弹类型,具备“打了之后不用管”的主动雷达末端制导。值得一提的是提供这型导弹雷达系统的是著名的摩托罗拉公司——没错,就是上世纪在手机产业也做得风生水起的摩托罗拉——然而这方面在战机层面却不是好事,因为导弹核心技术外包,就意味着升级迭代需要继续寻求帮助,这也限制了该型导弹进一步发展的能力。

图片 4

  有人可能会认为,中国的歼-20,还有美国的F-35这才刚服役不久,现在就来讨论下一代战机,这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且不切实际?

  既然导弹不能大幅度的升级,又要提升空战战斗力,那就只能增加战机的带弹数量了,质量不够,数量来凑。相对早已能够挂4枚中距离空空导弹的歼10战斗机而言,IDF若再不摆脱2枚挂弹的载弹量,那就真的面临“凉凉”。当然,现阶段的资料来看,负责升级IDF战机的部门已经成功将载弹量“追”了上来,但是很明显,这只是解了一时的燃眉之急。

  早期的水雷采用这种方式固定,不仅容易被排爆,引爆效果也欠佳。

  绝非如此。

图片 5

  (图片:网络来源)

  以F-35战机为例,它主要是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和制造的,难道美国国防部能这样说:“洛克希德公司,既然F-35刚服役,那么你们留下一小撮人员维护它就行了,而下一代战机目测也要2030年才服役,所以你们大可以让90%的研发人员去休10年的长假,为节约成本,你们甚至可以裁掉大部分人员,到时再招聘,重组队伍。”

  服役25周年纪念仪式上的IDF战机换了靓丽的新涂装

  从资料来看,作为“万象”水雷的迭代产品,这款“万威”水雷一定具备火箭上浮水雷这种型号。这也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全球海军军事装备领域都在致力研发的一型武器——火箭上浮水雷顾名思义是具有火箭发动机的水雷,与普通的水雷不同,它不会“默默”暴露自己,而是隐藏在水底,等待印信确认后,通过自带的火箭发动机迅速上浮打击目标。这样一来,水雷的排除工作便变得异常困难,因为其具备很强的“隐身”效能,而且装备的火箭发动机也可以让其短时间内命中目标,这类型的水雷无疑是足够“智能”。

  显然,美国国防部不会这么说。但问题来了,既然F-35已服役,那么空出的大量研发人员该干嘛?当然是投入到下一代战机的各种前期设计中。

  (图片:网络来源)

  有针对性的智能才是真智能

  还有,早在2005年12月15日,F-22就已服役,难道,研制F-22的核心技术人员也是休长假至今?当然不是。

图片 6

  对于水雷自身来讲,引信便是其心脏。全球范围内的水雷引信多种多样,触发方式也是各不相同,但绝大多数的水雷引信都是通过识别金属物体来触发的,比如著名的磁性水雷——舰船下水后,对于水雷而言就是一个硕大的浮动磁体,舰船进入布设有磁性水雷的水域时,磁性水雷上的磁针受到舰船 磁场的作用而发生转动,接通起爆电路,水雷就会发生爆炸。作为早期磁性水雷的工作原理,这一点在现代战争中便不再完全适用。

  实际上,在六代机的研制上,各大国早就进入赛道,开始竞争了。俄罗斯“航空港”杂志主编帕捷列耶夫认为,法国已放弃第五代战机,转向第六代无人战机的研发。

  F-35战机作为轻型的隐身第四代战机,各项性能全面超越IDF战机。

图片 7

  法国的选择也许是明智的,因为等他们的五代机研发出来并服役时,别国的六代机也差不多出来了。一步慢,步步慢。

  (图片:网络来源)

  现代登陆战争讲求的是一体化协同,高机动性的气垫艇艇成了主角。

  看得见的诱惑

  25年的战机已然“衰老”

  (图片:网络来源)

  之所以在六代机的选择上,会有大量无人机的呼声,这是因为,无人机有太多太多一眼就能看穿的好处。

  在2017年的夏天,IDF战机装备25周年纪念隆重举行,这型战机作为第三代战机已经服役整整25年。虽然机型在服役之初很是出色,但台湾军方整整25年几乎没有新机服役的尴尬现状,也是让这型战机瞬间“衰老”。毕竟全球各国在25年期间不仅第三代战机飞遍全球,连第四代隐身战机都出了数个型号,这紧张的现实也让IDF战机的升级之路变得更加坎坷,究竟是任由其落后,还是再次“补丁打补丁”,是个大难题。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现代战争中大多数的登陆作战依靠了气垫艇这一机动性强的装备,而不用笨重的登陆舰,这样一来,磁性水雷在气垫艇面前便无法发挥其固有的引信触发特性。于是“万威”之所以被冠以智能的名号,那么其引爆方式一定会做出改变——从资料来看,引信引爆的方式被增加了遥控功能,水雷本身的布置也由单一的深水隐藏式,变化为了潜水反抢滩式,这样一来,针对现代战场的智能水雷,才足够智能。

  图片 8

  关于升级,负责研发下一代IDF战机的部门一直讳莫如深。但就美国《航空周刊》披露的信息来看,可以肯定的是电传及雷达系统会升级到美国F-16V战斗机的标准,如果是这样,那就意味着其具备了F16战斗机Block 50/52的电子对抗能力及数字化的座舱显示技术。这一套装备一旦完成,可以说IDF战机追评了新世纪初的世界空军主流水平。无论如何,战机研发考验的是综合实力,前文提到的空空导弹性能如何及发动机性能可靠性等等,均是检验战机空战能力是否合格的硬标准。

  不论如何,作为已经被冻结的水雷项目,“万威智能水雷”已经成过去式,但是其针对现代战场的思考和军事科技方面的探索,依然具有意义。

F-22(图片来自美国空军。)  

  上图的F-22,一眼看去,你会惊讶于它内部空间的使用率是如此之高,其前面是两个发动机进气道,尾部是发动机喷口,问题来了,它8.2吨的燃油藏在哪儿?武器又是挂在哪里?

  燃油和武器当然还是在机身某处,但这是不是可以说明,F-22的内部,根本不可能再有一丝一毫的无用空间?

  “当你为一架战斗机安排内部设备时,如果还剩下多余空间,就说明你的工作没做好。”

  这是美国某飞机设计师的话,其形象地说明了,战斗机的内部空间,真的是寸土寸金。

  再举个例子,假如你是某10万吨级航空母舰的总设计师,当你设计好以后,有一天上级却告诉你,未来需要增加女兵在航母上的数量,所以你得在合适的地方再增加5个女厕所……

本文由必威官网发布于必威中文版,转载请注明出处: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万威智能水雷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