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又开始担忧了,IS绑架儿童当童子军

  周五对外宣称已于20日逮捕了一名名叫谭洪进(音)的中国公民,称其从他任职的一家美国石油公司窃取了与价值超过10亿美元产品有关的商业机密。美国司法部称,谭洪进涉嫌下载了数百份与制造一种“下游能源市场研发产品”相关的文件,并计划将这些文件提供给他将任职的一家中国公司。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日益壮大。中国人的足迹几乎遍及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但现在,他们似乎对世界上一个特别的地方产生了浓厚兴趣。

  与此同时,严苛的军事训练也是这些儿童军们每天的必修课。每天,亚西尔们需要在烈焰熊熊的铁丝网下爬行、钻火圈、练习射击。身后的教官不时向他们脚边开火,警告他们,如果停下来就会被打死。

  在12月20日的同一天,美国司法部还对任职于中国天津一家公司的两名中国公民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十多年的时间里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联合开展了一场广泛的黑客活动,涉嫌渗透45家美国公司和政府机构,窃取知识产权和其他数据。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对两名中国公民发出全球通辑令。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声称,“中国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以非法手段取代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2月19日报道,尽管北京距离北极圈近3000公里,但中国已开始成为“近北极国家”。中国购买和委托了数艘包括核动力破冰船在内的设备,为其货船穿越北极冰层,开辟新航线。

图片 1

  同一天遭逮捕的谭洪进据其LinkedIn页面信息显示为自2017年5月以来,一直在跨国能源公司菲利普斯66公司(Phillips66)在俄克拉荷马州斯维尔(Bartlesville)的部门任技术专家。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1875年,总部位于休斯顿,是一家能源生产和物流公司。Phillips66也发声明表示,正协助联邦调查局(FBI)调查涉及该起的案件,但拒绝发表评论。

图片 2

  IS公布童子军训练的视频,以此来招募儿童。视频截图

  在此之前,美国曾多次以窃取商业机密为由指控并逮捕在美工作的华裔工程师。而20日,美国司法部一日连诉三名中国公民,不能不让人怀疑这是出于政治目的发起的一场构陷。

  报道称,中国还将遥远的格陵兰岛视为其“极地丝绸之路”上至关重要的驿站。格陵兰岛尽管名义上由丹麦控制,但实际是一个自治岛屿。

图片 3

  针对谭洪进被捕一案,中国外交部目前还未表态。但在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华春莹针对美司法部起诉两名中国公民表示,美国作为当今世界第一强国,不仅妄自尊大、自私自利,而且出于维护自身霸权的狭隘零和思维,对打压别国正当发展权利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不惜捏造事实、无中生有。这与它大国的地位不相符。这样的一个美国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不是好事,从长远看也不利于美国自身利益。

  这无疑引发了美国的关注。美国在格陵兰北部的图勒拥有一座庞大的军事。因此,丹麦和美国都对中国对格陵兰表现出的浓厚兴趣而感到忧虑。

  明天就是六一国际儿童节,然而,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一些地区,那里的儿童却无法度过这本应属于自己的节日。据报道,通过引诱或者绑架,“伊斯兰国”(IS)正在试图通过洗脑的方式来使年轻一代人变成他们的追随者,童子军不仅要照顾伤员,还要接受军事训练上街巡逻,有的甚至被训练成为“人肉”。

  人们只有真正踏足格陵兰,才能感觉到那儿有多大。它拥有200万平方公里的岩石和冰,是世界第12大领地,比英国国土大10倍。然而,格陵兰的人口只有5.6万,几乎相当于英国一个小镇的人数。

  一名头戴黑色帽子、身穿迷彩服的男孩站在一名跪着的男子身后,男孩目光牢牢地锁定在这个男子身上,随后走上前,举起,向男子头部开了一枪。男子倒地后,男孩又补射三枪。

  因此,格陵兰岛是地球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长期以来,无论是美国还是丹麦都未向这里投入太多,即使首府努克也相当落后。

  这名男孩看起来不超过12岁,开枪时还喊着宗教口号。他就是“伊斯兰国”童子军中的一员。

  “伊斯兰国”到底招募了多少童子军,现在还没有确切数字。但联合国官员、人道主义团体均表示,IS招募儿童成员对他们进行“洗脑”和军事训练的做法广泛存在。在伊拉克城镇摩苏尔和塔尔阿法,一些人告诉联合国调查团官员,曾亲眼看到有儿童穿着“伊斯兰国”的服装、扛着他们几乎扛不动的武器在街头巡逻。

  负责人权事务的联合国秘书长助理伊万西蒙诺维奇表示,IS武装分子习惯于操纵和诱惑儿童,向儿童描绘胜利的景象,并承诺所有参加的人死后都会“直接上天堂”。据伊拉克难民拉卡维透露,拉卡一带有几个著名的童子军训练营,包括所谓的“扎卡维营”、“营”和al-Sharea营等。据估计,单是在al-Sharea营,就有250名至300名儿童在受训。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IS已建立起一个组织严密、影响深远的架构,专门招募儿童成员,先向他们灌输极端宗教思想,再教他们掌握一些基本的战斗技能,希望在与西方的长期斗争中,把他们培养成新一代“未来战士”。

  IS经常借助社交媒体诱骗追随者到伊拉克或叙利亚加入他们的组织。越来越多的视频显示,IS武装成员用儿童来当宣传工具。在拉卡,IS分子强迫父母放弃对孩子的抚养权,或者绑架儿童加入。

  IS有时还会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一些孩子们的照片,这些孩子身着IS的服装,和成年的武装分子一起操练。澳大利亚媒体报道称,曾有澳大利亚男子带着年仅8岁的儿子投奔IS,让儿子举起死者头颅拍照。

  此外,联合国的一份报告显示,在去年8月中旬,“伊斯兰国”武装分子闯入摩苏尔的一家肿瘤医院,逼迫两名病患儿童举起“伊斯兰国”旗拍照,然后将照片发布到网上。

  22岁的拉卡维已经离开叙利亚并成功逃离IS控制。他在社交网站上发布家乡叙北部城市拉卡所发生的各种灾难。拉卡维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IS童子军在接受简单训练后,很快就被送到叙边境小镇科巴尼参加战斗。

  拉卡维的描述并没有夸大。美国媒体去年在IS占领区秘密拍摄的视频中揭露了部分童子军的情况。一名IS武装分子说,那些15岁以下的孩子将被送到训练营学习宗教,15岁以上的孩子则会被送到军事训练营。

  在IS设立的宗教学校,童子军不能接受正规教育,相反,他们每天都被灌输极端思想。专门研究战争威胁的美国陆军少尉麦克马斯特说,“IS刻意阻止其控制范围内的人接受教育,不仅如此,还给他们洗脑。他们有系统地对儿童实施残忍行为,剥夺他们的人性。这将会成为一个国际性问题。”

  对于那些15岁以上的儿童,他们要到军事训练营接受训练。在那里,他们学习IS奉行的极端思想,以及学习怎样用枪,甚至会训练如何砍下玩偶的头颅。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一份报告显示,他们收到确实报告称,童子军在伊拉克摩苏尔接受由IS组织的军事训练。报告称,2014年8月底,萨拉丁街头由孩子们把守的哨岗剧增。同月,在尼尼微和迈赫穆尔,当地的男孩几乎都被IS武装分子带走。

  和父亲一同摆脱IS控制的亚西尔至今对自己在IS儿童营中的岁月心有余悸。亚西尔去年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童子军经常穿着背心、手里拿着AK-47和无线电接收器在叙利亚东部城市代尔祖尔为IS站岗。

  “我们不仅不能和外人见面,也不能和其他童子军交谈。”亚西尔回忆说,和他关在一起的有大约100个孩子,他们每天都被密集地灌输宗教思想,那不是正常的宗教思想,而是IS所推崇的暴力和激进式的宗教观念。

  与此同时,严苛的军事训练也是这些儿童军们每天的必修课。每天,亚西尔们需要在烈焰熊熊的铁丝网下爬行、钻火圈、练习射击。身后的教官不时向他们脚边开火,警告他们,如果停下来就会被打死。当教官让他们跑2000米的时候,“我不敢停止奔跑,即使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精疲力尽,也不敢停下来。”

  IS武装分子将童子军的训练录成视频,吹嘘他们是所谓的“IS小野兽”。

  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训练后,亚西尔被送回家,但需要定期向IS报道。“他们给我们发了、和无线电接收器,”亚西尔说,检查点的人会给他们打电话,随时报告是否有IS“大人物”要到附近,或者让他们去参加一些行动。

  亚西尔的母亲乞求他离开IS,但亚西尔一开始说,自己在参加一场。他还表示,自己首次看到斩首后,几天没有吃下饭。

  奈格尔莫伊洛在美国佐治亚州一个杂货铺工作,他通常会对每个顾客面带微笑地说“你好”,没人会想起,奈格尔曾是苏丹内战中的一名童子军。

  奈格尔莫伊洛说,自己没有经历过正规的战后创伤治疗,能够回归正常的生活实属幸运。他强调,作为一名内战的士兵,关于死去的同伴的记忆时刻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回家对童子军来说是一种奢侈,或者他们的家乡被摧毁,或者再也不敢轻易地相信身边的人。

本文由必威官网发布于必威中文版,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又开始担忧了,IS绑架儿童当童子军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